苏家阿酒

神佛不渡

【德哈】论麻瓜高校如何谈恋爱

踩着我家小混蛋生日零点发。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极度ooc预警。

就,高中生谈恋爱好甜啊qwqqqqq

中西教育混合体罢。实在懒得研究西方究竟会不会有艺术节什么的了。

老伏什么不存在的。文渣轻喷。

————————————————————

0.
霍格沃茨高校的每个学生在被录取之前,听到的永远不是它的师资力量多么雄浑,它的设施多么完善,而是学校里那一对死对头——街舞社和篮球社。

大概是因为两个社团都需要高高帅帅的男孩子。

据说双方的人哪怕在路上迎面遇到都要互相冷嘲热讽几句,街舞社的人认为篮球社不过是一群头脑简单的耿直小笨蛋,而篮球社的人看街舞社怎么看都像阴险狡诈的狠毒小混蛋。

喔——
真是令人害怕的社团。

1.
今年的开学日也依然繁忙。
因为父亲与家族的原因,德拉科轻而易举进入了街舞社。刚加入街舞社的德拉科因为卖相很不错,瞬间被拉了壮丁派去招新人。
德拉科在不得不挤出一个迷人笑容的同时,用锐利的蓝绿色眼睛寻找着猎物。

刚才那个褐色头发的女生一看就令人讨厌。
德拉科在心底默默的说着,而后再抬头,他心脏突然如小鸟一般欢快的扑腾起来。

那个黑头发绿眼睛的男孩子真可爱,像个小天使。

“街舞社只招收出身高贵的人,只有没脑子的人才会跑去篮球社。”
德拉科面对着那个男孩这么说着,然后他惊恐的发现,小天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我爸爸就是篮球社的。”

似乎一切都变得那么糟糕。

并且德拉科还知道那个黄金男孩名叫哈利·波特。

2.
哈利很方。
他周围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只有他一个人拖着巨大的行李箱孤独的走着。

然后他被搭讪了。
那个金发的苍白男孩很帅。
似乎是他喜欢的类型。
哈利感觉到他似乎有些脸红。

如果那个小混蛋没有说出下一句话的话,他们或许还可以做朋友。

似乎一切都那么糟糕。

并且他还和那个叫德拉科·马尔福的小混蛋在一个班。

3.
德拉科发现哈利的数学成绩很糟糕。
在斯内普教授的数学课上——天知道为什么——哈利被叫起来的四次都回答错了问题。

于是,下课时分,德拉科走向哈利·波特,细长的笔杆敲了敲哈利面前的桌子。

本想问问需不需要帮忙,出口却变成了嘲讽
“真不愧是篮球社的人,你与你的父亲一样头脑简单。”

德拉科没想到哈利·波特反应会那么大。
他站起来带到了大片椅子,几乎和德拉科脸贴脸。
“我不许,你侮辱,我的父亲。”

德拉科觉得自己几乎是落荒而逃。
太近了。
男孩的呼吸都落在他脸上,他真担心自己下一刻会不会亲上去。

真是要命。

4.
哈利早就发现斯内普教授不喜欢他。
天知道为什么。

甚至街舞社那个小混蛋还特地跑来嘲笑自己。
…他拿着笔的手怎么那么好看,又细又长骨节分明。

等等我好像跑偏了重点。

为了掩饰自己的走神哈利下意识撑着桌子站了起来。
当他发现自己跟德拉科的距离太近的时候,德拉科已经走远了。

希望他没发现自己红透的耳朵。
哈利转身去和后桌——名为赫敏·格兰杰的女孩交谈时这么想着。

不过小混蛋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很好闻。

真是要命。

5.
篮球社每天中午都有训练,并且场地开放。并且因为种种原因,自然而然吸引了一大群女生。

德拉科曾经去看过一次,那时候街舞社还没有开始训练。
他发现哈利·波特脱了外套露出的胳膊真的很白。让人想掐一把,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痕迹。

他插着裤兜,懒洋洋倚在门边,凭着过人的视力看着哈利跳起,漂亮干脆的扣进一个球。

周围爆发出欢呼,德拉科极浅的弯了一下唇角,在听到周围清脆婉转的女声齐声叫着“哈利!哈利!”的时候很是不悦的踢了一下地上的石子,转身就走。

待在一群情敌之间干什么。

mmp。

6.
哈利在训练的时候发现了门边的德拉科。
那个小混蛋仗着那头金发每时每刻都在发光,真是不公平。

哈利默默想着,起身利落的进球。

在他得空悄咪咪给门边张望的时候,看见德拉科用力的踢了一下地板,苍白的脸上有些阴郁,转身时秋里的风衣下摆截出干脆的线条。

他好像不喜欢我。

哈利默默地想着,然后被一个球砸到了肩胛骨。
真疼。都要碎了。
mmp。

7.
德拉科直到下午放学才从街舞社学长的嘴里幸灾乐祸地听到了哈利·波特住院的事。

“人究竟要蠢成什么样,才会视而不见迎面而来的球。”
德拉科露出一个极具马尔福特色的嘲讽笑容,却还是在街舞社训练结束之后溜去了校医院。

“我想吃食堂的盖浇饭…而不是炸得半糊的牛排。”
他听见哈利·波特有气无力地抱怨着,从窗口能看见一截红发。

韦斯莱家的蠢货。

德拉科没有再听下去,装作路过的样子路过卫生室门口,偏了偏头。
“破特,我收回我在数学课之后的话。你不是头脑简单,而是根本没有脑子。”

然后他跑去了食堂,点了一份盖浇饭。
他吃着吃着突然没了兴趣。
真搞不懂那个男孩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

8.
食堂的饭菜真难吃。

嗯……其实我进了校医院的罪魁祸首应该是马尔福。哈利这么想着,任劳任怨地咽下去哪一块牛排。
不知道德拉科会不会做饭。
应该会很好吃。

哈利刚想完,就看见德拉科路过,对着他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笑容。

还有一句,亲切的,日常嘲讽。

哈利用力嚼着那块牛排,脑子里把自己骂了八百十遍。
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这种混账东西。
我欠他钱吗一副拽到上天的表情。

真搞不懂那个小混蛋每天在想什么。

9.
要过圣诞假期了。

德拉科无意义地转着笔,在心里罗列这假期要干的事。
应该跟父亲好好抱怨一下这个学校的教育体制。
圣诞晚会居然不允许一年级新生参加。

不过,要是回家了应该就见不到波特了。

于是德拉科又走到哈利的桌前,抄着手居高临下看着哈利,似笑非笑瞥着他课本底下压着的成绩单。
“波特,你要小心。像你这种大脑损伤导致数学成绩不及格的人,可别暴露了自己的成绩单。”

德拉科同时暗搓搓给哈利书下塞了一只金色的纸鹤。
那可是他花了一下午才跟舞社的学姐学会的。

假期后见。
黄金男孩。

10.
要过圣诞假期了。

哈利愁眉苦脸的趴在桌上。
学校是不允许留校的——教授们也要过圣诞节。
他不想回到自己姨夫的家里。学校多么美妙,篮球社多么美妙。

罗恩和赫敏不太可能收留他。
听说小混蛋家很大。

似乎又是心灵感应,哈利刚胡思乱想到这儿,就看见那颗淡金色的脑袋过来了。
似乎这个小混蛋更帅了。

如果他不开口的话。

哈利怒气冲冲地拿起课本和成绩单塞进书包,却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只金色的纸鹤。

这是什么?
这么丑的吗。

哈利随手把纸鹤收紧口袋,盯着那颗金色的脑袋叹了口气。

假期后见。
小混蛋。

11.
德拉科度过了百无聊赖的假期。
毫无新意的圣诞树和圣诞礼物。

“嘿。”
开学时分,德拉科跟后桌的人打着招呼,眼神止不住往哈利·波特那儿看。

哈利正把书塞到桌肚里。
笨手笨脚的蠢货。

12.
哈利度过了百无聊赖的假期。
毫无新意的一个人。

他无精打采地给书桌里塞着书,悄悄抬眼看他斜前方的德拉科。
他五官像是揉开了的玉兰,赏心悦目。

喔…他给左耳耳骨上穿了个耳环。

傻里傻气的混蛋。

13.
篮球社要打比赛了。
对此街舞社的人很不满,但是想到校园文化艺术节突然就轻松了起来。
他们可以借着艺术节上,夜晚昏暗的灯光与暧昧的气氛,拉回所有人气。

不过可怜那些街舞社的成员又要卖肉了。

德拉科注意到,哈利最近总是在中午训练到很晚才匆匆赶回课堂,左右张望着问罗恩借水喝。
他身上蒙着的汗水几乎打湿了衣服,隐约可以看见胸前深色两点。

德拉科用余光看着哈利小心撩起衣服一角擦汗,露出瘦韧腰肢。
然后,在暮春有些炎热的季节里,在下午的第一节数学课上打瞌睡。

斯内普教授可能会用粉笔头把你打死。哪怕你真的很好看也很诱人。

德拉科这么想着。

于是他养成了几个习惯。
比方说,中午踩着点接一杯白开水,调上盐放在哈利桌子上。
再比如说,在数学课前藏起所有的粉笔,只留下一根供斯内普教授写字。

德拉科同时也在苦恼。
为什么赫敏·格兰杰看他的眼神这么奇怪。

14.
篮球社要打比赛了。
对此他们社长几乎疯了一样的训练,想到校园艺术节心情就很沉重。
他们如果不借着比赛揽到人气,绝对会在艺术节上被压那么几头。巨人的头。

不过可怜那些篮球社的人要在热天里加紧训练了。

哈利也很无奈。他每次都会忘记接水,偏偏水房离教室有些距离,他回来又总是刚好赶上上课。

斯内普教授可能快忍无可忍了。但是剧烈运动后总是需要休息的。

哈利这么想着,撩起衣服下摆擦了擦汗,下意识看向马尔福挺得笔直的腰杆和白衬衫勾勒出的蝴蝶骨。

又在认真听课了。斯内普教授绝对又要夸你了。哪怕他知道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不过最近似乎总是在出现一些奇特的事。
哈利一饮而尽桌上的盐水,看着斯内普教授黑着脸拿起讲桌上孤零零的一根粉笔,在心里笑出了声。

哈利最近有些疑惑。
为什么赫敏总是看着他露出奇怪的笑容。

15.
篮球比赛很成功。
艺术节也快来临了。

街舞社在加紧排练的情况下,同时去看了那场篮球赛。
德拉科觉得哈利简直棒极了。

阳光在他发梢剪出的影子真好看。
不过他到底投进了几个球…管他的呢。
总之他们赢了。波特似乎成了明星。

德拉科穿着格子衫,看着哈利·波特和他的朋友走在前面,几个女生在街边给哈利递情书。

突然哈利脚下绊了一下,罗恩扶住了他,德拉科装作无意路过,歪头冷冷地笑着。
“看来你的肌肉全长到脑子里去了。真不懂那些女孩子怎么会视力差到这个地步。”
德拉科插着裤兜脚步轻快地离开时,还不忘记留下一句。
“艺术节我们走着瞧。”

德拉科表示,他其实不想这么说的。
但是看见那个傻兮兮的男孩握着信他就要炸了。

真是惨不忍睹的智商。

16.
篮球赛很成功。
作为主力哈利觉得自己棒极了。

只是为什么他每投进一个球德拉科都在跟旁边的女生说话。

喂你不看我打球就不要来还让人分心。真是不省心。哈利默默在心里呐喊着,以悲愤为动力披荆斩棘,最终拿下了这场篮球赛。

不过路边的女生给我的这是什么。传单吗。

哈利突然想到那个金色的纸鹤。然后他脚下打了个绊子。
不是,德拉科,为什么你又在我倒霉的时候路过。
是为了送来你友好的嘲笑吗。

真是令人担忧的心态。

17.
艺术节要来了。
德拉科一天比一天绝望。
为什么街舞社商量后的结果是他上台去卖肉。

虽然他家基因优良,但是这不是那些人摸着他前胸后背发出啧啧赞叹然后让他去跳脱衣舞的理由。
德拉科悲痛欲绝。
德拉科泪流满面。

不。他是高贵的马尔福。
跳就跳吧。

说不定在夜晚和灯光的催化下可以让波特爱上他。

18.
艺术节要来了。

篮球社在节目这方面从来不占优,于是他们商量了两个周之后决定放弃。

哈利私下里报了一个节目。

哈利觉得他可能又要被马尔福嘲讽了。

说不定在夜晚和灯光的催化下马尔福可以温柔一点。

19.
艺术节那天晚上,街舞社的节目过后。

德拉科表示不想说话。

20.
哈利觉得他从来没有脸红成这样。

街舞社已经这么…

五彩的灯光打下,五个帅气的男孩跳完一段jazz,围城一个半圆。然后德拉科居然咬着玫瑰施施然上台,抛向台下后打了一个响指,领口大敞的白色衬衫露出优雅的脖子和大片锁骨,紧身裤绷出修长的腿型,金色发丝不像以往疏得整齐,而是飘逸柔软,在灯火中扯出细小的波纹。

梅林的洗发水啊。

灯光晦暗不明,音乐激烈地扣在人心口,心跳跟着音乐一下下的砸落。

衬衫下摆扎进修身裤的裤腰中,灯光溢彩打到德拉科苍白的脸上,带些血色。哈利几近窒息,满眼只有台上动作犀利的男孩,张弛有度,像是暗夜里的妖精惑人心神。

在他的后座,罗恩和赫敏不出声的接吻。

哈利默默地咬住食指,心跳如擂。
德拉科。我怎么会这么喜欢你。

音乐陡升,德拉科居然伴着节奏开始解开衬衫扣子,修长的指节从那条细细的缝隙里探进去,一点一点拉开衬衫露出大片胸膛,腰肢晃动很是劲道,肌肉线条有力的张扬收紧,毕露无遗的腰腹在流转光芒下诉说着性感。

“Hey baby.”
“Come on.”

往日高傲又优雅的音线被压的低沉,像是引诱人去犯罪。

哈利狠狠咬住自己手指,越过万水千山和学生们几乎狂乱的呼喊看见马尔福眼睛里的挑衅光彩。

那段poping将全场气氛带向最高点,尖叫声充斥世界,满目都是刺眼的闪光灯。
一曲终了,街舞社成员勾肩搭背朝着台下鞠躬,德拉科抬头,敞着衣襟,朝着哈利的方向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

哈利觉得自己错了。马尔福哪里是挑衅,分明是挑逗。
而他偏偏被这样的挑逗迷了心神。

哈利想到自己的节目,难受的缩了缩。
绝对会被嘲笑吧。

哈利表示不想说话。

21.
德拉科心跳有些快,握紧了裤兜里的一个小盒子。

他错了。在灯光与夜的催化下,只有他在那双灯火都洗刷不掉的翡翠颜色中迷了心智。
德拉科在人群中寻找着黄金男孩,却只看见格兰杰和韦斯莱前面空着的座椅。

像是心有灵犀,德拉科抬头,看见他的男孩抱着吉他站在黑色麦克风前面。

随着干净的音节流出,场上气氛逐渐安静。清朗的歌声伴着明净的吉他音,旋开了夜中迷乱旖旎的氛围。

很纯洁的一首情歌。

德拉科看着哈利抱着木吉他,穿着格子衫,没有戴眼镜,长长的睫毛被灯光打下阴影覆在脸上。

真是该死的美好。

22.
马尔福可能在看他。

哈利摘了眼镜,看什么都一片模糊。隐隐约约能看见那个金色的人影站在他的座位旁边,抬头看着他。

哈利知道那双灰蓝色眸子里会透出高傲的疏离。

会透出礼貌的雅致。

也会透出不羁的狂野。

一如今晚。

真是美好。

23.
德拉科看着哈利,深深地。
直到一曲终了,德拉科看见哈利久久站在上面,没有说话。

然后一如刚才,男孩特有的清润嗓音流出,像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气。

“这首歌献给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勾起唇角,看着他的大男孩逃跑一样的冲下舞台,消失在后台厚厚的幕布里。

他该去做点什么了。

24.
哈利之前只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过这个场景。哪怕上场之前他都没有想过表白。

他躲在学校门口的那片小树林里,靠着树干看着月亮。

估计会一辈子抬不起头吧。

他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比如说这是个大冒险什么的。

25.
“停止你愚蠢的想法。”
德拉科从树林入口走进来,衬衫扣子歪歪扭扭扣了几颗,带着特有的马尔福式讥讽说着。

德拉科借着月光打量他的男孩红透了的脸,听见他的男孩不自然地说。
“你的舞跳的很棒。”

“你的歌唱的也很棒。”
话是这么说,那语气里满满的戏谑几乎要溢出来。

德拉科看见男孩眼里盛着的雾气,他走近了男孩,微微低头放低了声音,带着施予者一般的高傲低声道。

“哈利·波特。”
“如果你刚说的是真的,就跟我在一起。”

26.
哈利心脏几乎要挣脱肋骨的束缚。

他又闻到了清淡的薄荷味,还带着点儿柠檬酒的清冽。

月光下,他面前瘦高的男孩几乎透明,似乎触碰间就会破碎。他低声问

“算是施舍吗。”

27.
“也只有你的脑子才会这么想了。”
德拉科打破了这一瞬间缠绵的氛围,看见哈利不忿地咬了咬唇瓣。

“喏。”
德拉科侧头向他示意左耳耳骨上的骨钉。
【注:左耳单环不是装酷就是同性恋,显而易见,拽哥是后一种。】
“想和我谈一场恋爱吗。”

然后,德拉科不容置疑的把裤兜里攥得温热的小盒子塞到哈利手中,低头吻了上去。

带着淡淡的咸味和青草气息,以及…

“看来你喜欢喝那种小女生喜欢的草莓奶茶,味道不错。我以后会给你带的。”
“不过你的吻技可真够烂的。”

28.
哈利握紧手中的小盒子,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这个小流氓微微颤抖的眼睫,而后他就感受到小流氓一只手揽住了他腰身,另一只手覆上了他眼睛。

他感到那个混蛋暂时松开了他,与他额头相抵,语气里有强烈的不满。
“闭眼,波特。这个还要人教你吗。”

继续气息交融。
哈利难受的呼吸,试图汲取更多的空气。

他尽量给身后的树干上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只是难以置信。

当那个小混蛋放开他的时候,他神思已经混沌。
哈利张着唇瓣呼气,看着好整以暇的德拉心底腾起一股羞耻,于是他拿手背抵上了自己的嘴,反驳着。

“最起码我没有咬到你。”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萤火虫绕着德拉科飞舞,哈利沉默着,盯着德拉科扣的七歪八扭的扣子,忍不住伸手解开了一颗,试图给他扣成完整的形态。

“你想干什么?”
哈利听见德拉科这么问着,随后他的手腕被一把握住,整个人被压倒树干上。

“……”哈利懵懵地抬起眼睛“给你把扣子扣好。”

“…真不愧是篮球社的巨怪。”

又是一个吻,这次温柔了很多,小心翼翼的,像是在品尝糖果。

一吻毕,哈利低着头,试图找到一件事情夸他。于是。

“你的吻技还不赖。”

29.
又是一年开学季。

街舞社和篮球社的社长都踏入了繁忙的三年级。
于是社团理所当然的交给了人气颇高的马尔福和波特。

今年的新生有幸了解到了外界的传言是多么名不副实。

其实一开始还是很正常的。
耳朵上带着情侣骨钉的社长们在争夺一个新生的时候爆发出了争吵。

“街舞社需要这样的人!你们篮球社要女孩子做什么!”
“……我决定要组建一个啦啦队!不行吗!德拉科你就不能让我一回!”

然后事态的走向就开始不对劲起来。他们看见金发的帅气学长逼近了黑发的帅气学长。

“你该不是在吃醋吧。”
“…闭嘴,马尔福!”
“那我吃醋了。”

理所当然名正言顺的一个吻。

新生们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闪瞎了。

30.
学生会会长赫敏·格兰杰办了一期报纸,私下里流传的很火。

如果让校方知道了……

大概也不会怎么样。
德拉科那个小混蛋的父亲可是个校董。

报纸内容包含了德哈各种日常。

比如说。
午休时分的德拉科躺在哈利的腿上,眯着眼。哈利·波特在桌上解题,同时嘴里还咬着草莓奶茶的吸管,一脸苦恼。

“你的智商可能被冲进下水道了。”

德拉科这么说着,然后给哈利写下了满满一页的解题方法。据路过的韦斯莱先生透露,可能有七种朝上。

再比如说。
德拉科在哈利·波特睡午觉的时候,靠近拿起笔,悄咪咪在他胳膊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一脸淡定的拍了拍哈利·波特的头,顺手拿走了他的眼镜。

据格兰杰小姐透露,他看见马尔福笑了。
甜蜜蜜的那种。

至于德拉科小少爷被醒来后的哈利追着打不成反被调戏就已经是后话了。

更过分的是。
他们在斯内普教授的数学课上光明正大的换座位,德拉科一脸我看你好不爽哦的样子,理直气壮地把哈利的书搬过去。

他们胳膊肘挨在一起搬都搬不开。
虽然他们的胳膊肘经常打架。
因为德拉科小少爷写字的姿势实在是太端正了。

不过,可喜可贺。
斯内普教授的粉笔终于不会再只剩一根了。

——end——

这儿一点逼逼叨叨。

首先想问有人整理过罗琳亲妈原著里Draco所有的戏份吗。

有的话能不能帮忙发个链什么的超想吸爆原著找糖吃。

没有的话蛇院首席男模以后就归我了。

其次。电影魔法石那部那个小德拉科可爱炸了!!!!抱怀里蹂躏千百遍!!(喂你?

然后。
电影最后一部。
Harry 和Ginny接吻的时候George那个Morning不能更帅!!!

吸爆韦斯莱双子。

不过可喜可贺我终于能分得清George和Fred了。

评论(5)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