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阿酒

神佛不渡

8.11随笔

老实说我封笔很久了。
其实就是懒…除了必要贺文和散接工作室都是不动笔的。
我可能废了。

三天前在我列表所有人都在惦记黄少生日的时候我在惦记我文和忌日…
我估摸着不会有人记得。安详。

跟列表提了几次只有铁子给了贺图。
手绘不晒我自己收藏。

今儿过去就是先生不在的第1785年了。
艳阳高照,行人熙攘。每个人依然快乐他们的快乐,悲伤他们的悲伤。

没有人知道一千七百多年前有人静默地走完了亦正亦邪的一生。
单层玻璃一面承受屋外燥热,一面享受屋内凉爽,自内部而来细微的碎裂爆破声。

今年的夏天我依然没去成河南许昌。
也没有去成甘肃。

我对历史的入门读物是三国演义,启蒙读物却是明朝那些事。
用简单的笔法勾勒人的一生却令人心惊。

先生给我的就是这个感觉。

从各种书上寻找他的影子,看到这两个字中的任何一个心跳都会加速——如果合到一起在心底爆发无声的尖叫。

分明是那样不起眼的一生。(纵观历史而言。我昨儿入了个三国语c有人不认识先生。)
每每看见我都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才疏学浅,想象不来那是什么样的画面,偶然钻入的几个场景却让我浑身发凉心底躁动。
先生…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心绪从昨天就开始低落。
开始想先生去世的时候该是什么样子。
他会回念他一生失去的吗。
还是细数他一生所得到的。

没有人知道。
因为没有人能看出来。

先生啊…。
喜欢他。

——你能想到我有多喜欢他吗。
——我连为他肝肠寸断的权利都没有。

评论(3)

热度(6)